快捷搜索:

揭秘NBL军备竞赛内幕 赞助商观望姚明亲自疏通

  

揭秘NBL军备竞赛内幕 赞助商观望姚明亲自疏通

  看上去一片繁荣,只是暗藏隐忧。官方赛程,直到揭幕战前一天才公布,据剑波哥的消息源,是因为个别球队的体测情况不理想,需要在16日补测通过。而两家俱乐部西藏净土和江苏国立没有按时提交准入评估的材料,今年不具备参赛资格。所以最终确定13支球队征战今年的NBL。直到揭幕前的几天,13支俱乐部才最终完成了体测、实地检查,并汇总合格参赛。

  今年的NBL联赛,一共有13支球队参赛,常规赛为5月18日到7月17日,采用主客场双循环制,一周三赛,决出常规赛的第1到第8名。7月24日到8月30日为季后赛,前8名入围,一周三赛,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均采用5战3胜,而总决赛采用7战4胜。

  在确定的赞助商上,只有准者作为高级战略合作伙伴,斯伯丁是官方赞助商,全体育是官方供应商,而虎扑是官方合作媒体。而就在2016年智美签约NBL时,赞助商最多达20家。新的赛季,NBL本身,仍然是缺钱和小本经营。

  今年是2019年,距离中国篮协“CBA五年不扩军”的截止日期还有三年时间。也就是说,CBA准入制大门将在2021年重新打开,加上2019赛季的话,还有三个赛季。NBL升入CBA的准入规则非常详细,其中重要的是在升级前必须已经在NBL打满三年并且青年梯队建设完整,成绩位列NBL前三名。这也是为什么NBL豪门今年加大投入进行军备竞赛。

  看上去,今年的NBL将比往年热闹。NBL可以签约CBA外援新政下,多名CBA优秀外援加盟NBL,而OJ梅奥也加入上赛季的亚军湖南队,更是增加了球队的关注度。卫冕冠军陕西信达留用了上赛季总决赛的MVP吉伦沃特和马约克。湖南队的梅奥可说是NBL史上最大牌的外援。安徽文一则签约了效力于CBA的罗切斯特和霍尔曼。广西威壮也找了上赛季效力吉林的多米尼克-琼斯。武汉当代签约CBA旧将拉莫斯,还有火箭旧将帕特森。河南则与随四川夺冠的哈里斯和CBA多支球队效力过的约什签约。这可能是NBL历史上外援实力最强的一次。而且几支NBL的豪强看起来也加大了投入,安徽文一更是签下多名国内强援。

  据剑波哥的消息源,第一年赞助款刚到,就出现了扯皮的现象,有些人认为签低了,对对方的合同不执行。

  事实上,今年的赞助商少,也有现实原因。2015年7月3日,NBL联赛工作会议颁布了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的《NBL联赛管办分离改革实施意见》。中国篮协将办赛职能移交给办赛机构--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

  有限公司,公司作为联赛办赛单位的承接主体,全面履行办赛职能,包括竞赛组织实施、赛事经营、推广等。这次会议,标志着中国篮球管办分离改革正式拉开大幕,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。CBA是等到两年后才实行“管办分离”。

  尽管NBL这些年的关注度远远不及CBA,二级联赛,而且一直被当做CBA升级的跳板。不过,NBL毕竟是一个国家级的IP,而且与CBA的城市覆盖并不冲突。拿业内人士的话来说,“其实大有可为”。其实,NBL管办分离的势头不错,但是由于NBL投资人和管理自身的问题,也走了很多弯路,遇到很多挫折,现在也在不断地逐步自我修正。

  就这样,智美只玩一年就解约,而新的赞助又没找到,内部不规范,人人都可以否决。扩军时也没考虑到质量,刚进入NBL时很多人以为一年300到500万的投资就够,但是过几年就飞涨到了3000万。内部人士认为,智美事件,是对NBL发展最大的一次打击,丢失了公信力和契约精神。

  NBL内部乱成了一团粥,谁来接,都是烂摊子。2017年姚明担任篮协主席,2018年,召集NBL开会,疏通了董事会和运营者的关系,做了弥补,让责权利更清晰。NBL董事会进行了改选,公信力较强的白帆当选董事长,也请回了与NBL就个人合同执行曾经产生争议的总经理胡杨,负责赛事,今年既负责赛事又负责商务。但是2018年的联赛,NBL过得依然拮据,推广很差,甚至都比不上女篮。2018年,NBL在央视的转播,只有两三百万投入。

  当时篮协授权的办赛时间是5年,从2015年到2019年,而今年正是授权办赛的最后一年。明年的前景仍然破朔迷离。对于目前的联盟管理者来说,不确定性也成为了今年招商的最大困难。

  18日晚上,口号为“不止于篮球”的2019年全国男子篮球联赛(NBL)正式拉开帷幕,卫冕冠军和四年三冠的陕西信达在主场119-87大胜重庆华熙国际。而20日,首轮的其他场次比赛将全面展开,一直将激战到男篮世界杯前。

  来自目前运营者内部的消息称,他们对于未来发展也有一些想法,比如用娱乐元素来包装中场秀,联合著名的电视机构一起。但是他们也在犹豫之中。“今年的联赛,准备期前,什么都不动,竞赛管理,不变化。说不定明年不是你的了,错了,可能会犯更大的错误。还是保证竞赛,平安过渡。”一位内部人士对剑波哥说,“后面不确定,商务没法谈。谁也不会给几千万,就几个月。有几个大品牌在关注,但得看我们后面能不能做。”

  2016年,NBL联赛公司(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)与智美体育签下4年1.8亿赞助合同(1.4亿现金+4000万电视转播),被誉为NBL春天终于来临。合作的首个赛季,赞助商达到20家,央视直播近20场比赛,更举办了NBL联赛首届全明星赛。但仅仅一个赛季后,智美体育便对联赛公司发出了一封《关于对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的违约声明函》,函件中表示,由于联赛公司承诺的“20%股份”迟迟没有兑现,从而导致智美体育正式决定和联赛公司解约。而且直到现在尚未结案。

  今年开赛前,也有两家俱乐部完成了股权更替,合肥原创则被佛山老板买下,由于更名手续还未全部完成,所以名称暂未改变。而重庆三海兰陵变成了重庆华熙国际。

  但是对于五年授权期将满的NBL本身来说,联赛本身的发展,正处于一个前途未明的十字路口。2019年的NBL联赛,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匆忙上路。

  据剑波消息源,有几家大的赞助商对NBL有兴趣,甚至包括一家著名的民族品牌。但是介于目前前景的不确定性,仍处于观望中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